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碧星道娘的恬坠» 碧星道娘的恬坠


一如往常,柏誓昱在下班后尝试碰运气  自从四个月前他在酒吧里对一个女白领搭讪,并以一杯龙舌兰日出成功赚到一夜缠绵过后,他都会不时到街上作着这个猎美运动。  虽然对他这个散工族来说负荷相当巨大,可是为了美女他并不在乎。  很快的,他就找到了符合自己审美观的目标。  「……嗯?」  可是,这次柏誓昱并没有一口气就冲上去特攻。  因为那个美豔的背影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里碰上了。  即使只是再也普通不过的白色衬衣以及牛仔裤,那头漂亮光滑的乌黑长髮他绝对不会认错。  虽然打扮相当男性化,可是那让衬衣也要隆起来的傲人上围,以及在牛仔裤的紧窄下全面暴露出来的火辣曲线,都是让柏誓昱难以忘怀的香豔。  虽然只是个业余的猎豔人士,但他敢肯定整个市内不可能有第二个可以相提并论的超级美女。  不过也正因为已有经验,他才不敢冲前去赌那个全部只有寸心知的得失。  「……该上吗?」  柏誓昱回想起这个月来的几次挑战。  不管他装扮成甚幺样子,想了甚幺方法都好,时机都完美挑选,也只是被那个不知名美女以冷淡的眼神击退。  那彷彿看着猪圈里面待宰的肥猪般寂静冷漠的眼神,让他连开口问名字要电话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不过……这幺说起来,怎幺又是这里?」  同时,他就想起了遇上这个美女时的某个共通点。  他总会在週末黄昏,在这个前往市区最大的公园的路上看到她的背影。  事实上,柏誓昱好几次都是在前面那根橙柱下面被击退的。  「……啊!说不定她家就在附近!」  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他就放慢了脚步,远远跟随着黑髮美女的行蹤。  走着走着,时间也静悄悄的溜走,月亮也无声无息地高挂在夜空之中。  但是,现在柏誓昱仍然在公园之中,不单跟丢了那个黑髮美女,甚至在这里绕了不知道几个圈子都没能走出公园外。  「靠,我不会见鬼了吧?」  不禁咒骂起来的他抬头望向附近的大钟。  可是,下一秒,柏誓昱的脑袋就宣告罢工。  因为在他眼前那不到三呎的距离,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只怪物。  形状,轮廓,模样,任何地方都不能以言语去形容的异质物体,让他的思考停顿了下来。  「——嗄?」  然后,被噬咬的剧痛以及被碧绿色火光包围的灼痛感,夺去了他的意识。    *******    *****    *******  ——时间稍为倒退。  夺目的星煌划过夜空,为寂静的公园漆上了炫丽的光芒。  然而,漂亮的事物皆有跟外貌不相乎的威胁。  这道看似璀璨流星般美丽,带着碧绿痕迹的光芒亦有着异样的杀伤力。  没有响起声音,碧色的残光掠过了地面;然而,哪怕只是轻轻削过,那本来相当坚硬的混凝土也在同一时间发出闷响,好像被削挖掉一样凭空消失,只留下带着焦烟跟火花的利痕。  纵使没有触及远处的树木,树上细小的绿叶亦不自然地燃起了燐火,随即碳化飘落。  而这强烈的杀伤力也在别的地方表现出来。  「##■■##△△#■!!」  不属于这世界似的异质悲鸣响遍夜空。  发出哀嚎的是有着异常外貌,正在喷出银色血液的怪物。  ——要是一般人看到这个光景的话,恐怕已经尖叫出声,落慌而逃了吧。  怪物的身体彷彿是由昆虫跟动物拼凑出来一样,巨大的躯体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对称或是平衡。  而这份不协调的感觉,并不是单纯因为怪物异常的身体构造。  「%@■△△……#■■#△……!!」  全身上下长有不规则的鳞片跟毛髮,怪物身上残留着碧色的燐火,从脊骨岐长而出的颈肢皆已从中截断,银色的液体随着其蠕动滴落。  七指的锐利兽爪几近尽数崩折,拟似前腕的部份被撕出巨大的伤口,甚至能看到内侧成丛跳动的肉块。  佔据头颅左半边的苍蝇複眼龟裂了一半,从胸口冒窜出来的蛇龙脸庞也好像随时要掉落一样,只能被血管跟皮肤勉强牵在身上。  不管怎样看,都可以察觉到这只怪物已经受了重伤。  碧绿色的光芒再度撕裂空间。  「#△△■@@——」  没能作出反应似的,怪物两个巨嘴分别吐出悲鸣,由腰部后方延伸出来的窄长蛇肢也被光芒切断,然后被焚成了蒸气消灭。  令人意外的是,让这怪物受到重创的并不是别的怪物,而是一个人影。  在怪物眼前站着,双手被三股深绿色的喙状曲爪包围着,留着长髮的人影只是平静地盯着前方。  在碧绿色的光芒反射下,人影的面孔从黑暗中展露了出来。  乌黑的及腰长髮倒映着阵阵淡翠色的霞光,窈窕成熟的娇躯也因此突显出充满立体感的绝妙线条,更让那清雅的容颜更加夺目。  而在这个无人的地方,绣着绀碧色纹路的深蓝长袴亦是相当显眼。  将布料强挤成高耸的乳袋状,违逆重力般娇挺的饱满胸脯随着女性的呼吸缓缓起伏。  被丝袜紧紧包裹住也不忘展露其充盈肉感,散发着青春气息的玉足仅用看的便知道其手感是多幺柔软,多幺有弹力。  ——这副光景,亦只能以美女与野兽来形容。  「喝!」  短短的沈默被一丝火星打破。  发出娇喝,女性足底激起火舌,以难以想像的速度主动迫近了怪物。  回应女性行动似的,怪物的小腹暴绽开来,从体内沖窜而出的千百道带刺的触手已经佔据了女性的所有视野。  瞬间,翠绿色的利芒一闪。  平淡无奇的动作让双手光爪裂空飞舞,彷似凶禽扑袭猎物般的粗暴地撕开了眼前的肉块跟锐刺,锋利的冲击直接落在怪物的身体上。  玉手上扬,绿色的三道光爪瞬间从女性的掌中射出,贯穿了怪物正要高举的右手以及胸上的蛇头,将之粉碎。  「△#■%■■###——」  发出人类没法理解的咆哮,怪物挥动余下的左爪想要砸烂眼前的人类。  然而,尖锐的指爪被女性背上蔓燃起来,化成羽翼的四扇光炎挡住;没法追随对手的反应,怪物在抽回左手的同时,下半身已经在深绿的锐光之间跟上半身永久分离开来。  下一秒,怪身的胸膛就被倒扫而至的四道翅刃斩落,受到高热跟利刃的致命创伤。  全身上下只有左臂跟蝇首完好,怪物在女性眼前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彷彿只能等待死亡来临一样,作着无谓的挣扎。  「碧丽琼池、从我勒命——」  没有理会怪物蠕动的肢体,女性只是将双掌平举。  深绿色的光芒从她的背上飘燃而起,交织成浩瀚的光之湖泊,在盘旋间形成了夺目的旋风。  「以我翠星——」  「#■%△△△#%■%■■####!!」  彷彿要打断女性的康唱一样,怪物发出了比刚才更加强横的嚎叫。  夺去先机,濑死的怪物率先作出行动。  在女性掌上的光池飞散出犹如雀羽般的光矢之前,怪物胸口破烂的鳞片抢先炸裂开来;在血肉翻腾的噁心巨响响起之时,扬空的鳞甲跟毛髮混杂一起,融合化成无数有着长颈跟龙头的异质巨蝇。  「!」  因此,女性的攻击在不到半秒的剎那间跟让夜空再度昏朦起来似的漆黑虫幕对撞在一起。  星空被阵阵血肉薰染。  细小的怪物群被光羽贯穿粉碎,化成了一丛又一丛的如钉利针,混杂在层层血花跟肉沫之间交错飞扬,尝试向女性进行偷袭。  见状,乌髮的女性无所畏惧地挥起手上的光芒。  碧色的热流激起如同百鸟争鸣的清脆热响,伴随深绿爪痕扫过,企图逼近她的一切异质事物都在灼热的暴风之间焚归虚无。  然而,在女性将前方的阻碍如字面般抹除的同时,怪物早就趁着这空隙飞到公园的另一方,消失在夜幕之间。  ——也许是预测到自己最后的反扑不会奏效了吧。  在血肉飞溅的一剎,怪物就悄然扬起背上的三挺骨翅,拍打着勉强算上完好的肉膜,无声地浮空飞翔。  没有说话,女性十指纤柔的玉指快速地交织了几个手印。  散落在地上的残余燐火重新汇聚,旺盛地燃烧着在女性的背部织成炎翅;随着让地面烙出焦痕的冲击音响起,女性的身影已经化成了沖天的砲弹,朝着怪物消失的方向离地飞翔。  在被层云盖着的夜空底下,有着碧绿羽翼的长髮倩影奔空穿梭着。  足不踏地,女性在无人的公园间追寻着怪物残留的痕迹。  ——怪物【异界幻灵】是必需歼灭的妖魔。  如同其名字一样,它们是从别的世界穿越到来,没有实体的异形生物,其身姿甚至没法被肉眼察觉。  即使看似有理性却不曾对任何生物展露过,那份稍稍逊色于正常人类的智慧也被它们当成是杀戮的工具。  而可以消灭异界幻灵的,只有来自天上群星,名为【玮星】的特殊力量。  跟世界各地其他同样拥有玮星之力的战士【星选士】一样,她的家族亦背负着讨伐异界幻灵的使命,直到她这一代也没有改变。  这是宫珈瑶的使命。  因此,她不会让这只怪物逃离自己的眼底,残害其他无辜的人。  借踏地的反动余势一跳翻空,她被背上的热气跟羽翅力度推上高空,很快就发现了距离自己不远的怪物。  但是她也在发现怪物的同时看到了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自己以外的人影。  在怪物前方不远处,一个穿着外套的人影突兀地跑了出来。  手上汇合的碧绿光芒在女性犹豫间化成了点点火星,第三者的乱入让她在这重要的一秒里失去了率先作出行动的机会。  也因为这短暂的思考停止,从怪物口里伸出的锥刺血管已经朝着没法察觉的人影射了过去。  ——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  「星河玮燃,劾燧我手,绽朔还月!」  宫珈瑶的娇喝打破了沈默。  无暇兼顾似乎将视线望向了这边的人影,高举双手的宫珈瑶集中着意志驱导玮星的力量收束;炫目的碧绿旋风在其玉掌间燃烧起来,彷彿化作灼热的流质一样冒着蒸气环迴蕩漾,展露炫目的光华。  星煌聚集,成为了明净的月煌,凝成了她最强的星术。  「月瑝——辰威咆!」  下一秒,她手上的光团就化成从天上倾洒而落的绚丽月光。  彷似月光般照射大地,翠色的光辉已经如字面一样奔腾泻坠,尽数落在怪物身上;连空气都被焚至扭曲一样,炽热的碧煌燐将怪物的身体无情地撕裂。  带着某种水火不容的性质一样,深绿的燐火燃解着怪物。  发出无声的哀嚎,被贯穿的异质巨躯在不到半秒间失去了形体,化成点点淡金色的细碎萤芒。  在宫珈瑶着地的同时,异界幻灵就这样被焚成光沫,在世上完全消失。  「…………」  纤手轻摆,碧燐相继熄灭。  随着她将星光收回体内的同时,四周的气温才逐渐回复平常。  在这时候才回复机能似的,公园路灯一个个的重新闪烁起来,取代稀薄的月光照亮附近。  所以,她终于能够看到捲入了战斗的途人的长相。  倒在地上的是个男人,看起来比她年轻十来岁,却也肯定不是学生。  从他身上那套简便的衣着看来,宫珈瑶也没能判断出他的职业,双手空空的模样更是查不出这个男人住在哪里。  「……」  如垂柳一样俏丽的双眉不禁皱了起来。  为了防止被充斥私欲的人利用,星选士这个只能在社会里侧活动的存在是绝对不能公开的秘密;但是,她却不能将一个被异界幻灵攻击过的人扔在这个地方不管。  皱着眉的宫珈瑶叹了口气。  看来,她是没有选择了。  再度捏了数个手印,从她的前方的地面上涌起了碧绿色的光环,朝着昏迷不醒的男人收束过去;在光芒触碰到男人时,并没有好像杀害怪物一样燃烧,而是彷彿变成羽毛一样将他整个身体抬起。  确认男人的身体浮离地面之后,宫珈瑶改变手印的形状,让自己的身躯也随之飘扬起来,往天空飞走。  碧色的燐光滑过夜空。  在两人先后飞离无人的公园之后,理应残留着的焦烟以及爪痕都不知不觉地消失,唯一能够证明这地方曾经出现过激斗的,就只有闪烁着的路街……    *******    *****    *******  宫珈瑶不禁摊在沙发上。  整个晚上都在讨伐异界幻灵,加上刚刚还要用星术把昏死的男人带到自己的家进行检查,她的能耐再强也是疲惫不堪。  幸运的是她家距离公园没那幺远,只需飞行半小时左右就能回来。  为了方便讨伐异界幻灵,星选士都会得到政府的支援,衣食住行都有一定程度的保障;而宫珈瑶现在所住的地方,则是稍稍远离市中心的私人别墅,因此她都可以光明正大的从露台直接飞回家里。  至于附近也早就被她设置了不少警戒跟反入侵的结界,亦不怕被甚幺闲杂人等潜入。  「……麻烦。」  宫珈瑶看着放到桌子上的东西。  在那个男人身上,除了电话以及锁匙之外,就只有一条手帕,能够查出住所跟身份的东西却是甚幺都没有。  从他的衣着打扮推敲,她也只能够判断这男人是住在公园附近的人。  而让宫珈瑶没法就此扔下这男人不理会的最大原因,是他颈上残留着,肉眼没法察觉的细小伤口。  异界幻灵的邪恶力量会侵蚀人类的精神。  除了玮星之力,现时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驱除或是压制这些力量。  所以,宫珈瑶才大费周章把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带回来。  「…………真麻烦。」  素来不多话的她只是重複着刚才的感想。  轻轻叹了口气,宫珈瑶捏起指印,驱导体内残余的玮星之力;早早解决这个麻烦的话,她才能够争取时间休养生息,回复刚才消耗掉的力量。  碧色的燐火从她的指隙间燃起,男人也脱离重力一样在她眼前浮起。  让他的身躯靠近自己,宫珈瑶双指已经戳在他的额头上面,燧热的玮星之力亦一点点的从细小的伤口上面渗透进男人的身体。  直到指间的燐火全数融入男人的身体里后,她才吐了口气。  她刚刚所作的行为除了初步的治癒,也是其中一种星术的前置準备。  感受着玮星之力一丝丝地盘缠在男人的脑袋上面,宫珈瑶缓慢而小心地催动力量,让开始微燃的碧色燐火渗进他的思维里。  「……醒来。」  添附上异力的言灵让男人张开了眼睛。  从那浮虚不定的视线以及恍惚的精神波动中,她也肯定这个人的意思已经跟星术产生共鸣,与自己的思考连繫起来。  这样子,她就能在短暂的时间里得知该查探的一切了。  「……你的名字?」  「…………柏誓昱。」  如同她想像的一样,男人作出了简短的回答。  比起直接读取其记忆,这样子进行精神诱导对宫珈瑶来说亦比较省力。  「……你的职业?」  「…………侍应,兼任副厨,洗碗工跟清洁工。」  打着尽快解决麻烦的心思,她一边进行治疗一边进行问。  考虑到要维持彼此意识的共鸣,她亦只能从最没关係的东西一句一句绕弯子地问。  而这对不喜欢转弯抹角的她来说是很讨厌的事情。  「…………为甚幺在公园?」  「………………减肥…………心情不好。」  「……为甚幺会进公园?」  「…………想跑步。」  「…………你住哪里?」  「…………煌甲街煌七号六街五四号三字顶楼。」  「…………你打算怎样回家?」  「………………打……打的。」  忽视额角传来的刺痛感,宫珈瑶按捺着不适感,心底却是鬆了口气。  三番四次反覆质问后,她终于能肯定柏誓昱只是很巧合地从结界的裂缝里误闯公园,因此很不幸地被捲入了战斗中。  这也代表她终于能把这个衰鬼从手上抛掉了。  「…………睡吧——!?」  正当宫珈瑶想要解除星术的时候,她却从柏誓昱的意识中感觉到了朝向自己涌来的森寒杀意。  那只异界幻灵居然还没死透!  「!」  惊觉这件事的她想要反应却也来不及了。  激战后的消耗未曾回复,加上当下这想定外的状况,令宫珈瑶的意识出现了不该存在的缺口,允许了异界幻灵的入侵。  ——剧痛从她的脑髓间爆发。  「咿,啊!」  她咬牙没让自己发出悲鸣。  短短的一剎那,她就感到幻灵开始渗进自己的脑袋。  意识仍然跟柏誓昱连繫着的她并不能作出过度激烈的反攻,不然只会把这个无辜的男人烧成失去自我的废人;但是,要是不对幻灵进行攻击的话,她的灵魂将会被绞至粉碎,间接让祸害增大。  几乎没有犹豫,宫珈瑶维持着清灵捏起複杂的手印。  碧绿的星光在空中燃烧起来,快速包围了宫珈瑶跟柏誓昱的身体。  ——幻灵的哀嚎在脑海中迴响。  让玮星之力在自己的脑海里面燃烧,她毫不犹豫地展开反击。  然而,这个方法只是将攻防的地步移到了自己的意识之中,减低对柏誓昱的影响,实际上仍然是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  宫珈瑶甚至感受到自己的思考受到影响,也开始缓钝起来。  银牙轻咬,她催动着余下的玮星之力,全力让诛灭敌人的碧燐燧燃。  很幸运的是,这只离死不远的异界幻灵很快就发出了绝望的吼叫,在她的意识之间完全消失。  「………………呼,啊…………」  喉头吐出带着血腥的灼热气团,肌肤跟眼耳口鼻甚至只能感受着焦臭跟焦烟冒起的余响,她几乎已将全身的玮星之力用尽。  瞬间,手足跟全身传来的虚脱感让她不由自主的倒往地上。  宫珈瑶不禁庆幸自己醒来后能够利用家中的星术阵法快速回复最佳状态。  未曾对这想法抱有疑问,她的意识不到半秒间就陷入黑暗。    *******    *****    *******





友情链接